但颇具文化意蕴的是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8-09-09 15:19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黄树森:首先我要说,所谓的“广东文化沙漠说”就是一个伪命题。广东的历史文化是富矿,只不过在清代中期以前,因为南北文化的隔绝,广东文化不为中原所熟悉。其实广东是中国几次现代化的原点,也是中西文化走廊的原点。西方的思潮,现代的工商业制度和观念都是从澳门、珠海传到内地的。

黄树森:广东人的开放观念有着过分务实的一面,因此会造成眼光上的“小富即安”,这也是建设文化强省的障碍。岭南文化应该更多地吸收京沪文化的自信。北京文化是有点炫示的,上海人则有怀旧情结,总是怀念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那个国际大都会。你看,上海的百乐门歌舞厅几乎在所有的沪产的影视剧中都要出现。这种怀旧的自信是广东人所缺乏的。比如广东的“花艇”就很有地方色彩,是另一种岭南文化的载体和呈现方式,但知道的人就很少,广东人不说。

城市迅猛发展为文学提供了无与伦比的素材,也引来了人才,而且居民在物质需求得到满足的同时开始渴望精神的充实。深圳现在所缺乏的是重要的、标志性的文学大家和高端杂志。如果拥有了这两样,这几万人创作队伍的发挥空间就很大了。我甚至认为,深圳有潜力成为像英国爱丁堡那样的文学城市。

羊城晚报:我们也注意到,近来跟文化产业有关联的展会在广东愈做愈大,这是否也反映了文化实力的增强?

黄树森:是的,深圳的文博会、东莞的动漫博览会等都已经成为行业龙头,这反映出广东已经涉足于现代文化产业一整套规则的确立,值得欣慰。

此外,经济迅猛发展必然会带来文化深层次的发展,但也许这些发展在传播界和学术界都还来不及概括,尚未成为我们的“强”,所以要继续总结和建设。经济的发展已为文化提供了一块肥沃的土壤,广东抓住这个有利时机,凭借政府、传媒的因势利导,文化很快就会突围而出,转化为更大的影响力。

黄树森:国家统计局在今年的文博会上宣布,广东省文化产业的产值占全国的1/5!这是从数据上看。那么从质量上看,广东文化产业的市值很高,市场的运作很诚实,没有虚肿。有省委领导曾经介绍,广东在文化产业发展过程中,通常抓两头:一头是创业阶段,帮其起步,如启动资金筹集和市场准入;另一头是待其优胜劣汰、脱颖而出时,适时帮其做大做强,成为品牌、成为龙头;中间阶段要让给市场。这种做法既在一定程度上规避了政府的风险,又给企业市场带来磨练和必要的帮助,从产业上为“文化强省”的建设打下了一个软、硬实力的重要根基。

黄树森:当然。我举一个不为大家所熟悉的例子。深圳在经济上当然是领跑全国,但颇具文化意蕴的是,目前在深圳有10000人常年持续不断地从事文学创作(包括网络写作),间歇从事文学创作的也有50000人左右,队伍十分庞大。此外,在深圳还有约1000家的企业、团体内刊,近10家文学论坛网站,这些也是重要平台。这在全国都是罕有的!

岭南文化一味的低调行不通,现代文化需要自信,需要高调、吆喝。过于求实、不张扬实际就是文化自信力不强,地方的文化形象也难以打造出来。

黄树森:广东不是没有好品牌,而是文化的品牌意识薄弱,这也是文化强省建设过程中的一大障碍。在商品大潮里,我们往往忽略了文化,尽管都在说文化无处不在。举一个现成的例子:世博会举办之前,有关单位请我审定在广东馆分发的宣传册内容。我一看,这不就是产品广告和说明书吗?文化到哪里去了?———其实广东与世博素有渊源,比如中国人最早提出要办世博会的就是广东近代维新思想家郑观应;在第一届世博会上,英国维多利亚女王亲自为中国商人徐荣村的“荣记湖丝”颁发了奖牌和奖状,这位中国的“世博送展第一人”虽然在上海经商,却是地地道道的广东香山人。广东去世博会,难道不应该打这种牌吗?

黄树森,1935年1月生于湖北武汉,著名文艺评论家。1959年毕业于广州中山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。现为广东省人民政府参事、广东省文艺批评家协会名誉主席,中山大学兼职教授,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特约研究员。

当年我去湖南,还在旅游车上导游就戏说“惟楚有才,可不包括你们湖北人!”体现了湖南人在文化交往中品牌意识的强大。一个省强弱与否,与文化的自信、骄傲,本土文化知识的普及有着密切联系。其实,广东难道没有类似的语言吗?据我所知,明代张其凎在《岭南名臣序赞》中就写过:“绵疆峻岭,代有伟人;文川武乡,常产贤哲。”这句大可涵盖康有为、梁启超、孙中山等广东名人的“语录”,为什么没有进入我们旅游部门、接待部门的培训课本里呢?

谈到中国近代的高等教育,大家一提就是蔡元培先生,其实中山大学的首任校长邹鲁先生、岭南大学校长陈序经先生等广东教育家,都是教育史上值得大书的人物。